港密簡介

怡然金剛與恩師悟光上人合照

怡然金剛與恩師悟光上人合照

在唐代大盛八十八年的密法,是佛法最奧秘的佛陀菩提樹下自內證心法,一千二百年前由日僧空海弘法大師帶回日本,從此中國絕傳。「港密」的誕生,是應驗空海當日離開中國明州(今寧波)時曾許下的誓言,如他日密法絕傳於中土,必密法歸還中國。「港密」千古瑜伽大師的心願,擔負起「密法歸華」的歷史使命,失傳中國一千二百年之久的唐密,正式通過「港密」之手,回歸中國人土地。

早在二十年代,日僧權田雷斧於入定時預見於廣東省南部為「密法歸華」之首站,決來華傳法,並親授了王弘願、後傳馮達庵等金剛阿闍黎為東密傳人,但可惜法脈未能昌盛。直至八十年代,國際著名術數師李居明大師從華籍高僧悟光上人手中得傳二部大法,九六年在港創辦「修明學會」,開始傳揚密法教育工作。二〇〇一年創建「中華港密修行佛院」永久道場,開衍具港人特色之「修明密」,二〇〇五年正式成立「弘法山大師堂」港密居士林,正式開宗立派創立「港密」,李居明怡然金剛為「港密」第一代宗長。

權田雷斧

王弘願金剛

馮達庵金剛

「港密」以「密法歸華」為其歷史使命。先後於二〇〇五年十月八日於西安青龍寺祖庭登壇,將失傳一千二百年的金胎二部大法之法要宣示於三界,二〇〇六年於高野山祖庭弘法大師入定留身之地奧之院,建成「中華港密修明佛院法脈碑」,永遠紀念「密法歸華」之千古盛事。同年獲國家宗教事務局邀請,以香港居士林身份組團訪京,先後於人民大會堂釣魚台國賓館獲國宴接待,肯定港密在推動佛教和諧理念具有深遠的影響。二〇〇九年於海南三亞南山興建「空海紀念苑密法歸華堂」,紀念空海入唐之中日文化交流及友誼,展示唐密文化精粹。二〇一五年於洛陽興建「洛陽開元三士紀念館」,紀念密宗祖師「開元三士」金剛智、善無畏及不空三藏傳承密法到中國之功勳。並由「密法歸華慈善基金」在空海入唐所經之地助建希望工程學校,將大師愛的種子播種在中華大地。

洛陽開元三士紀念館

海南三亞·空海紀念苑密法歸華堂

「港密」是繼「藏密」及「東密」後,一個別樹一格的密宗修行團體。「港密」以弘法大師空海的一生行儀為所依,是大師一千二百年的智慧重現,由李居明怡然金剛重新傳承,通過「港密」發揚及演繹密法的精彩所在。因此「港密」是具有李居明怡然金剛個人特色的密法修持,其活潑、入世、破格及具創意精神,別於傳統佛教的拜神祈福,將迷信的宗教心提昇至正信正行,提昇至更接近生活改運更具效應的修持。

「港密」強調以「智慧」駕馭人生,以「躍入」活出密法精彩。「先媚世俗,後談理想」,將密法融入生活來進行修持及運用,是一種新的宗教文化,提供了多一種殊勝的密法給世人修持及學習。明日佛教的發展,必然由「港密」的新風範所帶引,只有通過活潑、具大智大慧的「港密」去演繹二部大法,才可以取悅和吸引未來的佛學愛好者。「港密」是明天中國人的佛教,「港密」將為未來中華文化及宗教文明發展付出巨大的貢獻。

唐密祖庭青龍寺重現失傳千年之二部大法

港密居士林獲國家宗教事務局邀請訪京

首間「空海入唐希望工程」紀念學校於西安華陰開幕

城市伽藍「弘法山大師堂」推動港密及密法歸華活動

二○一六年,煥然一新的「弘法山大師堂」傲然屹立於九龍塘獅子山文殊道場,金碧輝煌,氣勢軒昂莊嚴。

南無歸華大師

中華港密修明佛院法脈碑

「歸華大師」即李居明怡然金剛,一九九六年開始發願召回弘法大師當年赴唐回日的所有弟子及法孫們,無論投胎在任何空間,均回來護持「密法歸華」千古大業。港密在怡然金剛帶領下,開展「怡如常遠‧喜和嘉高‧唯佑迦智‧阿合知說」的法脈傳承。至二〇一六年,獲二部大法阿闍黎灌頂已達十六屆,成功培育「港密」四百多位金剛阿闍黎。「密法歸華」正式開花結果。

二〇〇五年,李氏在高野山奧之院乞地興建「中華港密修明佛院法脈碑」,紀念弘法大師信仰回歸中國社會,使萬千大師的法孫重回真言宗的大家庭,隔世重逢,永埋周羅髮於此。法脈碑上,怡然金剛留下了右手掌印,代表世世代代與金胎二部大法的法孫傳人心靈相交,千古瑜伽。只要大師御廟長存,港密傳承也流芳百世,功達千秋。

二○○六年高野山座主楠公延接見怡然金剛

怡然金剛為中日宗教友誼寫下歷史性的新一頁

李居明宗長在高野山第145任管長葛西光義長老及前任座主藪本壽紀大僧正手中接過褒獎狀,表揚他在發揚佛教真言宗及中日文化友誼之貢獻。同行145位弟子和團友見證這一歷史時刻。這幀照片極具紀念價值。

密法歸華

空海弘法大師一直深種的夢想

李居明怡然徹龍金剛大阿闍黎一直在研究和追尋空海弘法大師的智慧,他相信大師入定以後千多年,迂腐的宗教框框 已將大師的正智局宥於迷信的神道之中。作為研究大師的學者及法孫,他希望在宗教上、文學上、哲學上重新發掘大師的智慧外,也在真言密法的修持 上,特別是與大師同一本尊 ( 虛空藏菩薩 ) 的修持瑜伽上,能達到一些奧妙的啟示,這便是他開創及發展「修明密」的真正精神。

李居明怡然徹龍金剛大阿闍黎由八八年至今於二十年裡,參拜了弘法大師大半生足跡所到之處,包括在中國登陸之赤岸鎮、福州、西安、 日本之高野山,神護寺,東寺及四國八十八八十八靈場等地,亦為空海弘法大師信仰與大師之回華之夢於九龍塘「修明密」建立永久紀念堂及港密陣營。 李居明怡然徹龍金剛大阿闍黎對空海弘法大師已作了無人能及的支持與千古瑜伽。

佛曆二五五0年的前夕,怡然徹龍金剛大阿闍黎以真言宗第五十五世的徹毫金剛阿闍黎的身份,登上西安青龍寺的大雄寶殿金堂大壇, 舉行金胎二部大法及金胎合曼的火供大法事,這是中國絕傳了一千二百年的二部密宗大法後,重燃佛火,再度密法歸華的歷史時刻。

怡然徹龍金剛大阿闍黎說︰

「我的心情興奮,難以明言....想當日,一千二百年前,開元三士為密宗的傳承,遠從印度及西域,分兩路來華,善無畏三藏,以八十高齡,跨越天山,冒生命之險, 來華傳法,金剛智從水路來華,初到廣東,二位大德祖師,把印度佛陀之最殊勝佛法東傳華夏,不空三藏於唐代安史之亂時臨危扶法脈, 傳至惠果,密法風燭似逝之際,惠果面對法脈將斷,自已肉身已開始病殘之際,真的法難交煎,這時,悉逢空海來華,因綠成熟, 接到法棒,就在今日青龍寺「惠果空海紀念館」現地,即當日灌頂壇上,將二部大法傳給空海,空海回日本,法脈從此大盛,但中土密教, 便絕滅於斯!

今日重登法壇,恍眼一千二百年,密法二部大法重新在法壇上獻上供養,當年護法來華祖師如登壇觀禮,並在法界上開衍金胎,此時此景此法, 能不令密宙法弟子驚嘆,這箇中的因綠際會, 我也不知道有什麼法綠,能獲此榮耀,其此法緣,以中國人身份,一千二百年絕傳之法, 由我手送回祖庭,但細心一想,也是令我大感奇妙! 回想初次在尚螢幕上介紹金胎曼荼羅,及朗讀心經之時,正是中國法門寺地宮打開唐代密宗曼荼羅壇城之時, 時間十分接近,甚至可能同期發生,但在大眾傳播公開曼荼羅圖像,我確是第一人了。金胎二部大法,也在這時公佈於世,雖然早在七十年代,吾師已從日本取法回國, 但在大眾傳播中公開此事,而成就因緣,也在八九年我獲灌頂金剛阿闍黎之後,密宗大手印,其實在「大迷信」一片中有表演,甚至施食法亦在電影有隱閉式的介紹。 凡此等等,直至二00五年三鈷松從赤「松」、「三」昧二院住持送到我手,當年大師三鈷拋向日本商野靈峰的傳說,今日三鈷歸家,足以為密宗弟子, 大書特書之事。

我何德何能可獲此密法歸華之因緣,這真是一件千古難明之事,我常期盼密宗可出大德,完成這千古美事,但等了廿年,結果想也想不到,二00五年由我去完成了! 當火供的火蔓燃起,當我與五十六代的弟子一起誦「理趣經」時,天上出現霞彩,彩烏飛到佛簷,而最妙是住持寬旭法師的手機嚮起,來自中央領導的來電, 咐咐高度重視及接待我們,這些「相應」正是密法中最為殊勝的事情。

一天後送來寬旭大和尚的弟子,為我們一行一百八十位居士阿闍黎所拍的照片,赫然見到很多曼荼羅內的月輪,這批「靈」照,難以解釋,但每張照片, 相應著另一次元的相應,亦可見千年重臨密法,是一個難能可貴的法界奇蹟。這次密法歸華,共分三部份:

(一)來自大師的三鈷松祝福,三大院住持來港獻上祝福,並為「中華港密」剪綵,而最重要是把大師的三鈷送來香港,轉入西安青龍寺內, 為歸華的信物。也象微三鈷歸華。

(二)大師從福州赤岸鎮上岸取法,1千二百年前的來華,再歷史重演。

(三)二部大法重臨青龍祖庭,惠果墓再度獲參拜。

首先來自高野山的祝福。為迎接大師歸華以「歸華大師」命名,於福州舉行法事,並獲.領導來訪打氣,又拜訪大師來華之所有寺廟,又拜見所有住持。 雖然因龍王颱風未能於赤岸鎮舉行法會,但在福州卻可完夢。兩部飛機以「港龍」及「東方」為名,正是港密徹龍及東方日本之密喻。颱風名稱亦云「龍王」, 而當年空海來華,也因颱風而上岸於福州,千年重演,令人感到法界之奇妙、 抵達西安,於大興善寺唸誦「理趣經」,紀念不空三藏於此翻繹此經, 界明老方丈熱情款接,密宗祖庭再度飄揚密音,這也是失傳一千二百年後,中華祖庭難遇的福惠,到青龍寺舉行密法歸華,也將這歷史時刻推上高潮。

又與陝西省宗教局局長馬爾立先生及張寧崗副局長反映,海外佛子對與建「惠果紀念堂」及重新找尋惠果墓的期盼,我並一再指出,唐密與盛, 必要大興土木與建惠果為主題的唐密祖庭,這是唐密復甦的唯一契機,我將之報告於中央,也作為點燃唐密重臨的重大法機所在也。」

空海弘法大師密法歸華之夢,在這一代由李居明怡然徹龍金剛大阿闍黎達成!何謂法界天人同喜!!

影片集